剛剛更新: 〔混沌天靈根〕〔快穿攻略:男配滾〕〔末世靈戰〕〔厭爾〕〔贅婿歸來〕〔人間不值得但你很〕〔閃婚厚愛:誤惹天〕〔兵王歸來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蓮花進化日記〕〔重生八九甜蜜蜜〕〔合成你的文明〕〔逍遙兵王〕〔全能金屬職業者〕〔冒牌惡魔〕〔大小姐的貼身狂醫〕〔平凡小醫仙林奇〕〔生隨死殉〕〔女神的貼身棄少〕〔穿越暴力女天師
愛飛小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陰陽捉鬼家 落魄的掌門
    場面一片安靜,我都為他感到尷尬了,可這老頭子卻是滿不在乎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我可不是在占你便宜,我是在摸骨,你是靈異小組的成員,應該知道摸骨吧?”

    見他說的一本正經,我不免給了他一個白眼。

    頭一次見到把不要臉說的如此名正言順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在摸我,就是摸我,嗚嗚嗚~”

    我他娘的看的滿臉驚訝,這樣就哭了?

    劉依娜擦著眼淚,捂著臉跑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看看,看看,把人小姑娘都摸哭了,你可真厲害啊。”

    經過上次跟他們幾個掌門待在一起,我就發現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終南山掌門是悶騷型的,龍虎山掌門是嚴肅型的,而茅山掌門是逗比加猥瑣型的。

    “都說是摸骨了,你還要我說幾遍啊。”

    他給了我一個白眼,推開我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路過我的時候,這家伙身上一陣臭味。

    見他衣服上的污垢,得了,這家伙指不定掉哪條臭水溝去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身上臟,別到處亂跑啊。”

    唉~果然逗比不好對付,我她娘的跟當媽似的跟在他的屁股后面。

    “你褲子臟,別坐在沙發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花瓶我花了好幾千買的,你別摔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,那是人小姑娘的房間,剛把別人弄哭,你還好意思進去啊?”

    我都想打人了,太讓人不省心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嫌棄我~”

    突然他一回頭,眼淚婆娑的看著我,臉上都寫著委屈。

    我不禁打了一個寒戰,男人撒嬌可真受不了,還是一位老男人。

    “沒有,你去洗個澡吧,我去外面跟你買套衣服。”

    這家伙的短袖短褲估計穿了幾個月都沒換了,身上一股餿味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他堂堂的茅山掌門,怎么混的比我還栽。

    他笑嘻嘻的點了點頭,捏著屁股進了衛生間。

    我無奈的搖了搖頭,只好出去跟他買衣服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他來這兒是干什么的,而且來找我,難不成他知道我在這兒?

    也對,他茅山掌門要是不知道一個人的下落的話,那就很失敗了。

    我估摸著他腦子有問題,跟他們茅山的人走散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手機,等會回去問一問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走散了,我還是跟紫韻師姐打個電話,將他接回去。

    在這里可別把我煩死了。

    我在不遠處的百貨大樓里隨便跟他買了一套寬松的衣服,回去的時候里面有流水的聲音,看來還沒洗完。

    此時劉依娜也從房間里走了出來,眼睛紅腫,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還真的哭了?多大點事啊?”

    剛開始聽她說自己的報復時還挺佩服她的,接觸下來,沒想到是位愛哭鼻子的小丫頭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是誰啊?還說跟你認識,莫非你們是一丘之貉?”她咬著手指,眼睛死死的看著我

    “喂,小姑娘,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講啊,我怎么和他是一丘之貉了?”

    媽的,在一起說話就是一丘之貉了?那豈不犯人跟誰說話誰就是幫兇了。

    “哼,反正就是一起欺負我。”

    這他娘的,還沒有天理了,你以為你隨便說說就可

    以的嗎?

    我給了她一個白眼,起身將衣服送到了老頭子那去了。

    既然你說我們合起伙來欺負你,反正被你說了,那就等會接招吧。

    丘黎洗完澡出來后,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大喊餓了,讓我去帶他吃飯。

    這尼瑪的,感情過來就是坑我的。

    看來有機會去他們茅山一趟,將他所花的錢全都要回來。

    劉依娜嘴上說著我們欺負她,行動上卻還是跟著我們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此時正是下午,也是下班的高峰期,外面的街道人來人往,熱的雞蛋掉在地上都能熟了。

    我趕緊找了一家小飯館,開了一個包間,坐在空調里面可真是舒服啊。

    “師父,不把薛隊長他們叫來嗎?”劉依娜對我眨了眨眼

    我笑著搖了搖頭:“叫他們過來干啥啊,我們三人吃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~”她朝我翻了一個大白眼

    這姑娘肯定還對我們有芥蒂,心里對我們還不滿呢。

    菜很快就上來了,丘老頭像幾年沒吃過飯似的,拿著筷子就開動了。

    我們還沒吃多少呢,他都干了一大半了。

    無奈只能讓服務員又上了一份。

    看來吃的如此津津有味,我好奇的問道:“你這幾天都沒有吃飯嗎?”

    “哎,別說了,老子在公園里睡覺的時候,身上的錢不知道被哪個挨千萬的給摸了,這不,聽說你在重慶,我就來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說的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,別說多慘了。

    不過我聽著怎么想笑啊。

    堂堂的茅山掌門,睡公園的長椅,身體還被別人給摸了。

    這要是傳出去,估計整個陰陽界都會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劉依娜也是快笑噴了,但注意到了形象,一直在捂嘴偷笑。

    “想笑就笑吧,別憋著了,小心憋出內傷。”

    丘老頭白了我們一眼,自顧自的吃著飯。

    整整兩桌子菜,外加八碗飯,還是那種特大碗的,全被他給干光了。

    “你這狀態可以去破吉尼斯紀錄了。”

    這她娘的飯量,都頂的上我三天的量了。

    付錢的時候,那收錢的服務員看我們的眼神都是怪異。

    媽的,付錢付的我心都在疼。

    有機會真要去找他們茅山的人要回來。

    夜晚三人行走在觀音橋附近,欣賞著下面的美景。

    突然一陣清風刮過,我心里頓時一驚,怎么有股尸氣啊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才感覺出來?”旁邊的丘老頭打趣的看了我一眼

    “你就早些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嗯~比你早吧。”

    看著他那得意的勁,我恨不得沖上去打他兩拳。

    “你們在說什么啊?”劉依娜不解的看著我們問道

    艸,這兒還有一個局外人呢。

    不過說實話,她這種實力,到底是怎樣被誅魔門給看上的啊。

    我沒看過她出手,但也感覺強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走,去橋下面,尸氣是從那兒傳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這家伙抓住我的手就往下跑,看的我是一陣惡心。

    別人都是抓女孩子的手,他到好,竟然抓我的手。

    難不成他是個斷胳膊?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
  sitemap
微信棋牌游戏开发
贵州快三app pc开奖结果 时时彩一天赚1000方法 快乐时时结果 大乐透19047开奖结果 时时彩绝杀一码规律 MG娱乐 浙江快乐12走势图爱乐彩 新疆时时号码公平吗 白小姐手机论坛下载网 湖北快三图表一定牛 北京时时赛车微信群 快乐十分漏洞 上海时时乐app 5分赛官网 云南快乐十分玩法介绍